您的位置:主页 > 恋爱干货 >
恋爱干货

发展农村电商是增加农民收入有效手段

2021-03-11作者:baidu.com来源:未知次阅读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增收,持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目前来看,城乡消费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又有哪些途径能够释放农村消费潜力?新京智库为此组织召开主题为“释放农村消费潜力,科技助力乡村振兴”的研讨会。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农业大学、中国扶贫基金会和江苏大学等院所、协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专家参与了研讨。


 

借助电商改善农村生活,脱贫致富,美团“团长”们的日子忙碌而充实。

农村消费品零售额不足全国六分之一

研讨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表示,由于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相对较低,消费环境比较差,目前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不高,消费结构不合理,农村消费需求受到抑制。通过测算发现,2019年我国农村居民平均消费水平是15023元,比城市居民平均消费水平低了57.9%,这相当于2009年我国城镇居民的消费水平。

而来自商务部等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2万亿元,同比下降3.9%。其中,乡村消费品零售总额为5.29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3.49%(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79万亿元,同比增长8.9%)。2012年以来,我国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高于城镇增速,近年来总体规模一直维持在6万亿元左右。

中国蔬菜协会秘书长柴立平表示,虽然我国农村人口有5亿多人,占全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多,但是消费品零售额却不足全国的六分之一。这主要受城乡收入水平和方式,劳动力资源转移趋势,农村人口结构和公共服务水平以及消费方式四个因素的影响。

“启动农村市场、扩大农村消费,不能就农村消费谈消费,一定要与农民的增收联动起来”,魏后凯表示,包括怎么稳定农村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如何进一步增加农民的经营性收入,以及扩大农民的财产性收入。这是扩大农村消费的前提,只有农民收入增加,才能为扩大农村消费创造好的条件,农村消费才可能有效扩大。

扩大农村消费关键是把农产品卖出去

 

“要开拓农村消费市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怎样把农产品卖出去”中国农业展览协会农产品电商工作委员会主任、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说,这就要确立新农产品的理念。光靠卖实物的农产品是卖不出好的价钱的,所以新农产品的理念就是实物农产品、服务农产品、体验农产品,只有我们确立新农产品的这种理念,我们把实物的农产品卖出去,同时还要有相关的服务来跟上。

比如说农产品从田头到餐桌的空间的转移服务,还有农产品在收获季节后的时间的延续,夏天生产的西瓜,到冬天抱着火炉吃西瓜。通过储藏使用价值的一系列的服务,来提高农产品的价值。

据报道,这样的例子正越来越多。比如,年前,湖北秭归县的一些果农即将他们家里所有的“红肉”脐橙通过美团优选品质鉴定,平台一次性把他们的“红肉”全部收购。数据显示,从1月中旬至2月1日,该县仅通过美团优选“农鲜直采”计划的脐橙销售量就已超68万斤。

再以昭通苹果为例,由于当地采用原生态的种植方式,当地苹果产量始终上不去,苹果长相也不好看。昭通苹果档次低,加上采后分级、清洗、包装生产线建设滞后,昭通苹果以散装、鲜销作为主要销售模式,这导致当地苹果的价格过低,果农赚的钱也不多。今年1月,通过美团优选“农鲜直采”计划,6000斤昭通苹果在昆明试点上架销售。“太受欢迎了,几乎是一抢而空。”据工作人员介绍。美团优选平台这种产销地对接的方式,完善产销地对接的供应链体系,有助于当地农产品的对外销售。

与此同时,洪涛还表示,要提供与农产品相关的各种各样的餐饮、休闲、观光、娱乐的体验农产品,来满足消费者的需要以及消费市场的需要,同时吸引大量的城市的消费者到农村来消费。洪涛表示,只有这样农民增收才能出现新的增长极。

此外,洪涛认为还要确立“一二四”发展模式。“一”就是确立流通引导的战略思想,由过去的重视生产向重视流通转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现在卖农产品比种、养、加工更加重要。“二”就是两个升级,即流通和消费的升级,也就是通过提高农村的流通,同时提高农村的消费升级。“四”是实现商产融合、城乡融合、内外贸融合、网上和网下融合,通过四个融合来使农民收入真正得到提高。

问题是,“我国农村的物流基础设施薄弱”,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丁亚冬介绍,比如在村一级目前还很少有单一的商业物流主体,更多的是服务中心或者服务点,它接驳的是乡镇物流基地。在一些边远地区,甚至乡镇还没有物流点,它接驳的是县级物流中心。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吕建军指出,受农业生产本身特征的影响,农村物流还具有比较明显的分散性,季节性和复杂性特征。农村物流经营主体以个体和散户为主。此外,农产品本身的非标准化、易腐烂等特点,也决定了农村物流具有其特殊性。这导致了我国农村物流组织化程度还相对较低。

江苏大学管理学院教授田刚建议,要注重农村物流网络体系的顶层设计,并要与城乡物流体系的规划有序衔接,促使农产品顺利进城。同时建议还要跳出物流本身,在生产端推进农业合作社,提高生产的组织化、规模化和标准化水平;在销售端大力发展电商、连锁经营等形式,推进农产品的品牌化和高效化,通过对供应链前端的生产、中端的物流、末端的销售全方位改进,以求从根本上提升农产品物流水平。

社区团购是电商助农的一个重要模式

 

洪涛指出,社区团购是电商助农和消费扶贫的一个重要模式。社区团购作为社区商业的一个业态,已经发展了好多年了。只是到近一两年进入公众视角,并逐渐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话题。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交易额达到750亿元,预计2021年将超过1000亿元。这说明这种业态很受市场欢迎。这对于农产品直接进入市场实现产销对接,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魏后凯解释,社区团购的好处是减少了环节,节省了成本,因此社区团购的农产品价格往往比较低。同时,社区团购比较方便,在一些社区都有实体店,消费者看了就可以从网上下单。

据了解,一些互联网平台企业在积极发挥农村电商优势,助力解决难买和难卖问题。比如,美团优选从2020年年底推出“农鲜直采”计划,通过加大源头直采力度、带动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发展、培养农村电商带头人等方式,为优质农产品上行提速。截至目前,该计划已落地云南、广西、湖北、吉林、河北等地。

与此同时,美团、拼多多等社区电商和兴盛优选等传统商超社区电商也将业务充分下沉,目前已经覆盖大量乡镇,为农村居民提供更丰富便捷的生活必需品,助力消除城乡消费差距。这些平台企业已提供大量就业岗位,以及在物流、仓配、加工方面正创造越来越多就业机会,助力农村居民享受到产业化发展带来的增值收益。

以重庆江津中山古镇为例,该镇的美团优选周“团长”表示,以前他们西部山区很少吃到海鲜水产,美团优选上什么都有,他是自己先买来吃过后觉得好,再推荐给乡亲们也买来吃。花甲、螃蟹、墨鱼仔送到家还很新鲜,也很方便。负责任的周“团长”已经成为当地信任的纽带。

中国扶贫基金会副秘书长丁亚冬对社区团购的发展前景较为乐观。丁亚冬表示,社区团购可以帮助农村解决过去优质产品供给不足或不均衡的问题。虽然农村可能是生鲜输出地,但在一个村里能买到的水果品类是很有限的,即使是像生鲜电商,在农村的渗透率也是非常低的。丁亚冬认为,社区团购一旦在农村成为主流,那么将能丰富农村的消费品类,比如提供更多元的水果等。

同时,虽然社区团购在农村无法像城市电商一样依托前置仓。但是,社区团购可以建立起县域中心仓到乡镇的网格仓,再到农村自提点的模式。这种模式主要是基于农村现有的消费现状。这样的模式有利于减少对仓库和供应链的投入,能够实现更低成本,相对快速的效果。并且,自提模式还能够进一步释放农村闲余劳动力或时间。

不过,魏后凯也提醒,社区团购目前还处于发展初级阶段,没有形成品牌效应,消费者对社区团购农产品质量尚未建立起足够的信任。而且现在遍地开花,也带来一些问题,要让社区团购步入健康快速发展的轨道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田刚认为,社区团购依托微信群以及基于预售+集采的模式,有助于稳定现金流并降低成本,特别适合对价格敏感的农村居民。但是,社区团购在农村的大面积开展也可能会严重影响当地菜农的收益,另外还可能对农村的集市文化产生冲击。因此,社区团购在农村发展需要合理定位。

发展农村电商是增加农民收入有效手段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发展农村电商是增加农民收入有效手段 的评论